Copyright © Tele Battery Recycle Technology Co.,Ltd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2033427号  Powered by  www.300.cn

 

Mobile website

News

>
>
>
Cancer villages occur frequently in soil contaminated by heavy metals.

Cancer villages occur frequently in soil contaminated by heavy metals.

Classification:
Media Report
Author:
Source:
Release time:
2010/10/14
Page view

Land pollution, especially heavy metal pollution, has brought great hidden dangers to people's lives, that is, life safety is challenged, occupational diseases are high, the mortality rate rises sharply, and the age of death is generally advanced to about 45 years old.

 

   土地污染尤其是重金属污染,给人们生活带来重大隐患,即生命安全受到挑战,职业病高发,病死率大幅上升,死亡的年龄普遍提前至45岁左右。      云南癌症村最小死者9岁 化工厂赔钱了事       与此同时,由于相应救治机制的缺失,应对不当随时可能引发公共卫生事件或群体性事件,不能不警惕。    多地惊现“癌症村”    湖南省国土资源规划院基础科研部主任张建新说,他们调查了7万人25年的健康记录后发现,从1965年到2005年,骨癌、骨痛病人数都呈上升趋势。在重金属污染的重灾区株洲,当地群众的血、尿中镉含量是正常人的2至5倍。    内蒙古的河套地区因土地污染地下水质量较差,造成砷中毒、氟中毒等地方病较为严重的情况。    河套地区共有近30万人受砷中毒威胁,患病人群超过2000人。巴彦淖尔盟五原县杨家疙瘩村是砷中毒的重点区,该村病人多,而且死亡人数也多,主要是以癌症为主,大多在壮年时就由于病魔的折磨而过世。    村民刘喜向《经济参考报》记者反映说,嫁过来的媳妇三年后就出现砷中毒病症,村里的光棍越来越多了。    呼和浩特市和林格尔县董家营到托克托县永圣域乡一带是氟中毒的重点区域,地下水氟含量在河套地区最高。该区几个重点村的村民均有不同程度的氟中毒症状。    记者看到,很多村民牙齿发黑、疏松,骨质疏松。这里有的村民为了孩子健康,自己喝当地水,给孩子们买矿泉水。    距离包钢尾矿坝西约两千米的打拉亥村由于受尾矿水的下渗造成地下水以及粮食中的稀土元素、氟元素以及其他重金属元素的污染,使该村的居民受到严重危害。各种怪病多,以心血管病、癌症、骨质疏松为主,记者见到一个近十岁的小女孩,没有长出一颗牙齿。    辽宁省锦州葫芦岛一带,土地主要受锌厂污染影响,污染元素以镉、铅、锌为主。此类元素攻击人的肾器官和骨骼,造成骨质疏松。在日本,这叫“骨痛病”,属比较常见的职业病。    《经济参考报》记者来到位于葫芦岛锌厂主厂区对面的龙港区马仗房东街道办事处集贸社区。社区书记、主任霍春华介绍说,锌厂建于1937年,这里的人们受害很严重。每当锌厂排“蓝烟儿”时,人喘不上气,咳嗽。    而最大的影响是,这里得癌症的人群比较多,年轻人死得多,单亲家庭多,社区去年死亡14人,其中6人死于癌症;今年1至5月死亡5人,其中死于癌症的2人。最小的死亡者年龄均在四十五六岁。    “我们都习惯了污染”    《经济参考报》记者在内蒙古、辽宁、湖南三地土地污染带职业病高发地区调查发现,当地政府多对发病情况知之甚少,即使知道也表现“漠然”。发病群众对此也习以为常,反映多次后再无下文后即过一天算一天,求诉无门。    内蒙古巴彦淖尔盟五原县杨家疙瘩村村民杨三民说,尽管现在有很多人议论说,人们吃掉了重金属污染的饲料喂养的猪,又吃掉了被重金属污染的土壤中种植出来的蔬菜和粮食,有些人甚至还喝着被重金属污染的地下水,肯定会生病。    杨三民对此有所担忧,但也不知道污染到底有多大害处,因为肉眼看不到它能立即带来问题。他不希望把他们村的情况告诉世人,担心会引起外人对此村的害怕。    46岁的辽宁省葫芦岛锌厂职工高秀峰今年2月2日死于肝癌。他的妻子刘凤霞说,“对于锌厂的污染,我们已经习惯了,日本发生核辐射时,咱们一点儿都不怕,这儿的辐射可是要比日本厉害多了。”    刘凤霞所在的龙港区马仗房东街道办事处集贸社区主任霍春华说,从2003年开始,锌厂答应给社区居民补偿,但社区从来没收到过这笔款,当地的人大代表多次呼吁过把这里的居民整体搬迁的问题,但是政府表示根本无能为力,大家已经麻木了。    据龙港区北港办事处主任邵洪臣介绍,办事处人口1.4万人,其中农民1万人,共有2.1万亩,辖6个行政村,其中4个村与锌厂的直线距离为2至3公里,每到冬季天气总是灰蒙蒙的。    当地的稻池村有5000多人口,1万亩土地,受锌厂影响的土地有4500亩土地。土地污染最严重时,玉米不结棒,减收甚至绝收,得癌症或支气管疾病的人居多。去年,锌厂拨付9.1万元作为经济补偿,今年决定拨付10.5万元补偿经费,实际分到每个人头上没多少钱。    “土地污染带”疾病防控之难    记者调查获悉,除了云南、广西,还有湖南、四川、贵州等重金属主产区,很多矿区周围都已经形成了日渐扩散的重金属污染土地。    国土资源部曾公开表示,中国每年有1200万吨粮食遭到重金属污染,直接经济损失超过200亿元。    而这些粮食足以每年多养活4000多万人,同样,如果这些粮食流入市场,后果将不堪设想。土地污染带职业病、重症疾病正呈高发和扩大态势,面临着极其艰巨的防控任务。    内蒙古自治区地质调查院高级工程师王喜宽忧虑地说,尽管国家相关部门很重视土地污染的调查,但由于不是“显而易见”的大问题,调查结果很难引起地方政府的重视。    比如,他们调查发现,二胺类化肥中含氟较高,在河套地区氟含量较高的现实情况下,使用高氟的二胺化肥具有不断增加土壤中以及粮食中氟含量的危害。因此,工作人员曾多次建议相关部门要生产出低氟化肥,并引导农民使用,但这个建议几乎没人采纳。    针对土地污染对人健康的危害,王喜宽建议要尽快建库查询,分地区建立地砷病、地氟病数据库,即电子档案,包括水砷、氟含量,暴露时间,病情程度等。还要加强重点区段的水土环境监测。此外,加强改水、引水力度。